取消
溫馨提示:
敬愛的用戶,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會導致頁面瀏覽異常,建議您升級瀏覽器版本或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

負利率沖擊波:歐日銀行業裁員風暴不斷蔓延

陳植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19-12-12 09:04:32 銀行裁員 銀行動態
陳植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19-12-12 09:04:32

核心提示歐洲最大銀行集團之一——意大利裕信銀行宣布將通過裁員8000人與關閉部分網點以節約10億歐元,應對當地經濟增長放緩和負利率環境。

歐洲日本等發達地區持續加碼負利率政策,正對當地銀行業構成越來越嚴峻的負面沖擊。

近日,歐洲最大銀行集團之一——意大利裕信銀行宣布將通過裁員8000人與關閉部分網點以節約10億歐元,應對當地經濟增長放緩和負利率環境。

事實上,裕信銀行的動作已經“慢了一拍”,早在4個月前,德意志銀行一口氣計劃在全球范圍內裁員1.8萬人,理由同樣是應對經濟增長放緩與負利率環境。

據統計,今年以來全球各地銀行宣布裁員總數達到約73400人,其中86%來自歐洲等負利率地區。

“事實上,負利率環境對銀行業最大的負面沖擊,就是存貸利差收益與經營利潤大幅縮水,導致銀行惜貸情緒日益濃厚,于是眾多銀行網點及員工變得多余,直接促使銀行高層決定裁撤。”巴克萊資本策略分析師Michael D. Cohen向記者分析說。

值得注意的是,負利率對銀行業大裁員的沖擊,早已在日本愈演愈烈。日本瑞穗金融集團已決定到2026年底削減1.9萬名員工與100個網點,三井住友金融集團也計劃在今年底削減約5000人,三菱日聯銀行則決定在2023年削減逾1萬員工。

本周,摩根士丹利決定在全球范圍內裁減1500人。

“盡管摩根士丹利表示此次裁員主要集中在技術、運營部門,目的是加速業務智能化線上化轉型,但華爾街金融機構普遍認為,此舉更大的目的,是應對美聯儲持續降息所造成的信貸利差與經營利潤持續縮水,以及惜貸情緒高漲沖擊。”一位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事實上,9月以來美國回購市場利率大幅波動,已經預示“低利率”沖擊波悄然來臨。

本周,國際清算銀行發布最新報告表示,9月以來美國回購市場利率之所以大幅波動,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大型銀行鑒于利率下滑引發濃厚的惜貸情緒,更愿將資金投向國債謀求正回報,而不是存在美聯儲,與此同時對沖基金則為了應對利率風險不得不加大資金拆入額填補杠桿投資保證金缺口,其結果是美國回購市場資金持續供不應求,引發隔夜回購拆借利率大幅飆漲。

“盡管美聯儲因此投放了千億美元資金,但我們擔心,隨著美聯儲持續降息將基準利率推向零下方,大型銀行惜貸情緒將日益濃厚,導致回購市場利率持續趨于飆漲,由此美聯儲只能持續加大QE資金投入壓低市場利率,反而形成惡性循環,令整個金融市場面臨流動性陷阱。”對沖基金PGIM固定收益部門經濟學家Nathan Sheets指出。

歐洲日本銀行業大裁員“苦衷”

“歐洲日本央行決定加碼負利率時,似乎低估了負利率對銀行業的沖擊。”Michael D. Cohen向記者坦言。原先歐洲日本央行的算盤是,通過負利率政策“迫使”大量社會資本投向實體經濟,進而帶動當地投資加大與經濟復蘇。但在實際操作過程,負利率反而令當地銀行信貸利差收益與經營利潤大幅收窄,形成日益濃厚的惜貸情緒。

日本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美和卓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日本央行也注意到銀行惜貸情緒所引發的巨大投資風險——去年底日本央行出臺金融系統報告警告稱,日本金融業的風險承擔程度創下近三十年來新高。一是眾多日本銀行持續增加地產投資,以及對中等風險借款人與信用風險偏高企業的貸款額度,但在負利率導致信貸利差縮水的情況下,逾100家區域銀行核心資本比率正逐漸下跌,難以賺取與風險相匹配的利益;二是受制國內惜貸情緒,越來越多日本金融機構增加海外放貸,導致銀行整個資產負債表因海外市場利率波動而面臨危險。

“其結果是日本銀行不得不通過裁撤大量網點人員,一方面節省成本擠出資本金應對潛在的壞賬增加風險,另一方面也順應負利率環境下日益濃厚的惜貸情結。” 美和卓指出。這也是日本瑞穗銀行、三井住友金融集團、三菱日聯銀行先后決定大幅裁員的主要原因之一。

記者多方了解到,歐洲銀行業在負利率環境下所遭遇的經營壓力,與日本銀行極其相似,一是過度依賴海外放貸投資博取較高信貸回報,但也承擔巨大風險,二是惜貸環境導致經營利潤大幅縮水,不得不靠減員裁撤網點節省成本“創造利潤”。但歐洲銀行裁員動作之所以比日本銀行“慢一拍”,主要原因是歐洲勞工保護法規法律比日本更嚴,銀行需與工會開展長時間談判,才能在裁員數量方面達成共識。

“但這不會改變大趨勢——即只要歐洲日本央行持續加碼負利率,當地銀行信貸利差收益與經營利潤還將持續縮水,惜貸、裁員、裁減網點的力度都將越來越大。”Michael D. Cohen指出。目前歐洲不少銀行資深交易員與業務部門負責人都有“自立門戶”的打算,正在等待銀行給予一筆相對豐厚的離職補償款,作為他們發起私募對沖基金的GP本金。

美國回購市場利率異動持續

盡管美國尚未進入負利率,但美聯儲明年初持續降息的市場預期,卻令美國資本市場提前感受到“負利率”沖擊波提前降臨。

Nathan Sheets向記者直言,9月以來美國回購市場隔夜拆借利率持續大幅波動,很大程度就是資本市場對美聯儲持續降息(基準利率向零下方逼近)預期升溫的“反應”。

“盡管9月以來美聯儲因此投入千億美元流動性,但回購市場資金供需緊張與拆借利率趨漲的局面依然沒有得到根本性扭轉。”他向記者透露。11月底美國回購市場隔夜拆借利率一度又上漲至5%左右。原因是美聯儲持續降息預期正令美國回購市場的結構性矛盾日益加劇,一方是資本供給方——大型銀行鑒于基準利率持續走低甚至逼近零下方,不愿將資金存在美聯儲,而是選擇購買美國國債等資產博取更高回報,導致回購市場資金供給驟降;另一方是對沖基金等機構為了預防美聯儲持續降息進入負利率,不得不借入更多資金增強杠桿投資組合保證金儲備,令回購市場資金需求驟增;兩者一漲一跌,導致過去3個月美國回購市場隔夜拆借利率始終處于大幅波動狀況。

美聯儲對此頗感“頭疼”。據美聯儲10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開始討論是否將公開市場操作投放資金作為一種常態化操作工具,以應對回購市場資金供需不平衡狀況。

國際清算銀行發布最新報告指出,在美聯儲基準利率趨于下降的情況下,這種結構性矛盾所引發的美國回購市場混亂,未必能在短期內解決。究其原因,只要美國銀行業預感到負利率日益臨近,也會效仿歐洲日本同行選擇惜貸,導致回購市場拆借利率持續趨于飆漲。

“現在我們最擔心的是,若美聯儲不得不因此持續投放QE資金以壓低市場利率,甚至迫于美國總統壓力不得不選擇負利率政策,都將會激發銀行惜貸情緒更加濃厚,最終整個金融市場有可能會陷入某種惡性循環,即銀行手里錢越多,但越不愿貸出去,由此整個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會失效,令金融市場對美聯儲貨幣政策的有效性產生質疑,進而引發各類金融資產估值的劇烈調整。”Nathan Sheets指出。

責任編輯:王超

收藏

為你推薦

收藏成功

確定
江苏快3今天推荐号码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图 山西快乐十分 新路由怎么赚钱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财神捕鱼ios版下载安装 博众时时彩官方网站 安徽11选5 2019年富婆看图一肖一特第8 如何用100块钱赚钱吗 163足球比分网怎么样 写娱乐新闻怎么赚钱 竞彩比分网球探 百乐门娱乐 游戏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真人捕鱼比赛手机版